当前位置:百微书院>女生耽美>在北宋当陪房> 34.第 34 章 一更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34.第 34 章 一更(1 / 1)

张妈妈想把丫头卖给刁银娣, 要她两贯银钱,或三斗米。

与她不知说了多少好话,那刁银娣就是不上钩。

“……刁娘子, 看在你我都是冯娘子的陪房的份上, 又相识多年, 我就亏半吊钱, 让你捡个便宜。

要不是我家儿媳王氏不愿留她,我还真舍不得把她与你。”

说罢, 她从腰间门扯出一条通花旧汗巾, 擦了下嘴角。

她说话说的嘴都干了, 这刁银娣也不说倒碗茶水与她喝。

“说半天, 不是白与我,还要劳什子银钱。”

???

不要银钱要什么?

张妈妈真想往她脸上啐一口唾沫。

不要脸的货, 还想让她把丫头白与她。

刁妈妈舔着个脸,朝张妈妈要丫头,一碗米都不想给的那种。

气的张妈妈扭头就走, 走到门口, 又回来把那碗咸菜给拿走了。

“不是送与我吃的吗,怎地又端走……咋会有这麽小气的人。

那丫头还给不给我了, 我晚上去你家领?”

刁妈妈追到门口,冲张妈妈的背影说道。

张妈妈脚下的步子突地急了起来,也不扭头, 一个劲的往自家去。

真是寻不到比这个货脸皮更厚的。

这咸菜,她倒了也不与她这种人吃。

呸,啥人啊……

刁妈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回去了。

东屋的布帘子厚,窗子又糊的严。

刁妈妈端着两大碗冒着热气的肉食进来了, 梁堇和桂姐儿连忙把收起来的炕几给搬到了炕中间门。

“你们快吃,我再把汤端来。”

只见一碗茴香蒸羊排,油汪汪的,香气扑鼻。

这羊排本就是熟的,刁妈妈又蒸了一下,上面的肉更加的软烂,入味。

另外一碗是半条五香糟鱼,上面浇的还有醋。

鱼肉带着一股子糟香味,细嗅还有黄酒,五香料的味道。

“冯娘子真是个好人,连羊肉都舍得给咱娘。”

桂姐儿咽了好几下口水了,想伸手撕下来一块羊排,被梁堇拦住了。

“去净手,用澡豆好好搓搓。”

梁堇拉着她下炕,往盆子里兑了些热水,俩人都净了手,又去灶房把饼子端来。

吃这样好的菜,刁妈妈也不嫌费灯油了,往里面倒了些油。

母女仨人围着炕几,坐在炕上。

这是梁堇头一次吃羊肉,像这碗羊肉,在市井羊肉店里,没有七八百钱是买不来的。

一口下去,羊肉里的肉汁都溅了出来,嫩的没法说,还带着一股子胡椒的辛辣。

桂姐儿怕弄脏衣裳,坐在炕边吃的,手里拿着一根羊排,蹭的嘴上都是油。

这羊排烂的都不用撕,上面还连带着羊筋,用筷子一扒,肉就从骨头上掉下来了。

“桂姐儿,你都吃几根了?”

刁妈妈用筷子打桂姐儿伸向羊肉的油手。

她净捡肉多的吃,二姐儿一根还没啃完,她就已经啃了三根了。

“娘,再让我吃一根吧,我长这么大,你还没给我吃过羊肉。”

羊肉价儿高,刁妈妈如何舍得买。

“就这点子羊肉,恨不得全塞你嘴里,也不想着点你妹妹,还要你娘我。

我也爱吃这羊肉。”

刁妈妈一边说,一边啃,这羊肉是真香。

桂姐儿眼巴巴的看着,只好去吃糟鱼。

梁堇吃的浑身发热,不舍得吃太快,而是一口一口的啃着骨头上的厚肉。

这羊肉一点都没有腥臊味,只有淡淡的膻味。

她以前从没有想过,羊肉能这么好吃。

这一刻,她也不觉得日子艰难了。

这到了寒天,她日日卯时起,冒着寒气去灶房做活。

洗菜的井水,是那样的凉,手插进去,刺骨的疼。

煤油灯上的灯花燃的很长,在晕黄的火光下,两碗上好的大肉,就这样被仨人吃净。

过了冬月,便是腊月了。

刚到月初,吴家二房就开始准备腊八粥了。

梁堇和红果两个小丫头,没少被使唤出去买东西。

赤豆,五色米,桂圆,枣,莲子,松子……

每年吴家的腊八粥,都是种类多,咸的,甜的,十几种。

还要加什么火腿,肉咸豉,鸡茸,笋丁,蟹子……

鸡茸是用竹鼠做的,鲜美异常。

去年吴二郎在涿州任上的时候,他们家做的腊八粥,在涿州官眷中是能得头彩的。

今年比不上往年了,青州城内萧条,二房只做了五种腊八粥。

一种是与陪房,丫头们吃的,粘稠的豆子粥,配的桂圆,莲子,红枣,还有多多的糖霜。

另外四种,用料稍讲究些,也不过是些松子,杏仁,鸡茸,咸鸭子黄。

这个鸡茸是胡娘子拿鸡碎来充数的。

像火腿,肉咸豉都没放。

肉咸豉是羊肉丁,要提前一个多月开始腌制,因着大房管家的事,也忘了做。

这些腊八粥,若是只冯氏她们用,不必这么折腾。

不知是谁兴起的规矩,官眷在腊八前后,都会互送自家的腊八粥。

昨个张通判家的娘子郑氏,已经让人送来了。

梁堇也跟着开了眼,那是两个红漆描彩的食盒,盛放腊八粥的罐子是细瓷的,上面描着玉兰花,很是雅致清丽。

郑氏的腊八粥,送来两个味,甜的是香干,里面有梨子干,杏片,黑豆,其他的都与吴家二房的差不多的。

咸的是鹅肉脯,配的还有羊肚丝。

余下小食,有个七八碟儿。

官眷们互送腊八粥,送的可不仅仅是粥。

像郑氏,随着腊八粥一起送来的,还有一匹纱,两柄细绢小扇,柄把用的是棕竹。

两方老金点翠汗巾儿,两方销金手帕,一盒大名府的头花,另三盒礼。

这次郑氏来送礼的人,直言说是送与吴家二房娘子冯氏的。

吴老太和柳氏不敢把这些礼强行留下,只能看着她们把礼送去二房。

如郑氏一般的是少数,一些官眷都不晓得吴同知府上管家的是大房寡嫂。

就像王县丞的娘子孙氏,让人送来礼,没说与哪房送的。

柳氏和吴老太把礼霸了去。

大房那边的巧姑背地里寻到了丫头海棠,与了她朵头花,

“你去二房那儿,寻那灶房里的丫头打听一番,看她们二房备的都是什么腊八粥。

哪些腊八粥是送与官眷的,还有,那二房冯氏是如何与那些人回礼的。

你把我交代给你的差事办好,我去娘子跟前和你表功,有你的好处拿。”

“姐姐放心,二房的二姐儿,与我甚熟,她就在灶房做帮工,我找她打听,定能给姐姐打听来。”

海棠见这头花是绢子的,很是欢喜,和巧姑保证了一番后,就去二房寻梁堇去了。

梁堇正在灶房门口挑赤豆,挑完赤豆,还要把莲子的芯用银钩子给挑出来,这些活计,又杂又细。

莲子芯苦,一般吃莲子,是不吃芯的。

“二姐儿,二姐儿……”

梁堇听见有人小声喊她,抬头四下看了看,见是海棠躲在那,正贼头贼脑的。

自从她们二房盖了新灶房,梁堇就没怎么见过这个海棠。

之前她来二房这借锅,还是那次见的。

原本也不相熟,只是当初在大厨房的时候,在一起做活些日子。

现在找她作甚?

梁堇有心不搭理,可奈何那个海棠一直唤她。

“你寻我,是有什麽事?”

梁堇还忙着做活,实在没有闲工夫。

海棠见她过来了,连忙从袄袖子里拿出一块白糕儿。

“二姐儿,这才多少日子没见,怎地这样生分了。”

她把手中的白糕儿往梁堇跟前送了送,

“我得了两块糕儿,这不,特意来送与你一块。”

梁堇不要她的白糕儿,

“你若是没事,我就回去做活了。”

“唉,二姐儿,你别走。”

海棠见她要走,连忙去扯她,

“我有事,有事寻你。”

梁堇站定,等着她说是啥事。

海棠见她真不要自己的白糕儿,就又把它塞进了袄袖子里。

“我听说你们二房的腊八粥,连个枣儿都没放,可有这样的事?

她们还说,你们二房没银钱了,腊八粥才这样的寒酸。”

海棠没有直接问,而是故意套人的话。

若是那傻的,还真会被她给激到,把二房做的啥腊八粥都与她说一遍。

可梁堇又不是真的只有八岁,她一听便听出来了,

“腊八粥都是胡娘子做的,里面放了啥,我也不晓得。”

“你在里面做活,怎会不晓?

可是胡娘子不让你说,你和我说了,我也不会告诉旁人。”

海棠不死心,缠着追问。

“你若是想知道,就自己去问胡娘子,我还要做活,不和你说了。”

梁堇说完,不等海棠拦她就跑了。

“二姐儿……”

海棠在后面急的叫她不要走,可又不敢上前,怕被二房的婆子瞅见了骂她。

她本来是二房的丫头,如今这二房回不来了,只能跟着大房过活。

梁堇猜出来了,肯定是大房让这个海棠来打听的。

要不然,海棠打听二房的腊八粥做什麽。

海棠也只和二房的梁堇熟些,她不敢去找红果,那红果是胡娘子的侄女,见了她没有给过她好脸子瞧。

她本以为这个二姐儿好说话,能套来话,谁想到嘴巴这样严。

……

“大房的腊八粥里放的只有红枣儿?”

巧姑有些不信眼前海棠口中的话,二房又不缺银钱,那腊八粥里怎么可能只放红枣。

往年二房冯氏管家,府里做的腊八粥,是何等的靡费,海棠是今年刚买进来的丫头不晓得,可她是晓得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