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百微书院>女生耽美>在北宋当陪房> 第 5 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5 章(1 / 1)

“好你个二姐儿,从哪捡的旁人不要的馊豆腐,我可不吃,我要吃好豆腐。”

桂姐儿插着腰,吊着脸子,站在灶房门口,觉得今个儿自己干了活了,理直气壮的很。

“这馊豆腐比不馊的好吃。”

这话还真不是梁堇诓骗桂姐儿的,这馊豆腐做好后,闻着臭吃起来香,尤其是用糟虾油来煎。

刁妈妈回来后又出去了,不知道杵在哪和人嚼舌根去了。

这刁妈妈比着前些年好多了,前些年最爱和府里的几个婆子偷偷私下里喝酒打牌。

她们打的牌,是那种叶子牌,几个晚上,就把一个月的月钱搭进去了。

后面没银钱用,只能去典当衣裳,把家里主子赏的一件半新不旧的缎子袄给当了。

梁堇把买来的馊豆腐,放在水里洗去豆腐上面的那层粘液,切成半指厚的薄片。

桂姐儿把身上的裙儿给换掉了,蹲在灶房给她烧火。

梁堇并不急着往锅里倒油,而是去屋里舀了半碗栗,栗就是小米。

放在洗干净的瓦罐里,又添了一瓢井水,把它架在炉子上小火慢熬。

前几天吃剩下的糍糕,已经变得硬邦邦的,她也拿来放在炉子旁边烤。

等忙完这些,才从拳头大小的陶碗里,用木勺子挖出厚厚的一坨猪油膏,这猪油膏洁白细腻,去市井肉行花十个铜子买上一块肥膘,拿回家炼出一大碗油,能吃一两个月。

等油热,依次放入豆腐。

豆腐的馊臭味一下子更浓郁了起来,就像那泔水味,路过刁家门口的都捂着鼻子走。

桂姐儿被熏的更甚,火都不烧跑了出去。

梁堇只好一边烧火,一边煎豆腐。

把豆腐煎的透透的,似黄未黄的时候,往里面撒了点盐,放了一勺糟虾油,继续煎。

这糟虾油,是梁堇在厨房帮工,见胡娘子做虾子不要虾头,便捡了回来,熬成了这糟虾油。

原本想用它腌一小缸酱瓜留着冬天就粥吃的。

糟虾油放下去还没一会儿,味道从之前的馊臭味变成了一股子……臭香臭香的味道。

住在刁妈妈隔壁的蔡婆子从屋里走了出来,伸长了脖子,嗅着这种奇异的香味,一脸的陶醉。

“那刁娼妇家做的啥,咋这么香……”

蔡婆子和刁妈妈不对付,背地里经常骂她是刁娼妇。

刁妈妈也不是个好的,成天老杂毛老杂毛的叫。

“小红,去隔壁瞅瞅,看她们做的啥吃食。”

小红是蔡婆子买来的丫头。

蔡婆子被这香味勾的挠心挠肺的,连平时最爱吃的猪耳朵,都吃不下去了。

在屋里给蔡婆子温酒的小红,连忙咽下偷吃的猪耳朵,朝外面应了一声。

走的时候,看了眼桌子上的那盘猪头肉,又悄悄的偷了一小块,她不敢偷吃大块的,怕被蔡婆子发现。

蔡婆子平时吃剩下的肉,都会数一数几块,但凡少了一块,就脱掉脚上的鞋对小红一顿抽打。

刁妈妈领着三姑娘院里的小丫头,喜滋滋的往家里来。

她竟不知,二姐儿啥时候攀上了三姑娘,虽然三姑娘不得冯氏疼爱,但毕竟是正儿八经二房的小主子。

“干啥哪?”

刁妈妈一声尖利的呵斥,把趴在刁家门口偷窥的小红吓得脸色大变,不等人走到跟前,就跑回了蔡婆子的院里。

“老杂毛,想偷我院里的东西是不是,别让我逮到你,让我逮到了,我把你身上的那层老皮给你揭了。”

刁妈妈指着蔡婆子家骂骂咧咧的。

这老杂毛手脚不干净,之前她桂姐儿的肚兜子洗了晾在院子里,发现不见了,她一猜就知道是这老杂毛偷的。

最后在她柜子里寻到了,差点扭着她到主子跟前。

蔡婆子被骂的不敢露面,紧闭着门。

在灶房煎豆腐的梁堇听到外面她娘的骂人声,连忙放下竹筷走了出来。

还欲再骂的刁妈妈见女儿出来了,便闭上了嘴,笑吟吟的拉着身后的小丫头,

“二姐儿,三姑娘院里的香豆来了,特地来给你送赏钱的。”

“二姐儿,春桃姐姐让我来给你送赏钱。”

香豆刚十二岁,髻上戴着一朵蓝色的绢花,嘴边有颗小痣,很是娇俏机灵。

她把荷包里一串用红线串了的铜钱递给了梁堇,连带着还有一包甜糕。

“这赏钱是三姑娘给的,这包甜糕是春桃姐姐单独给二姐儿你的。”

梁堇把钱和糕都接了过来,

“多谢你家姑娘,还有春桃姐姐。”

刁妈妈拉着香豆不让走,去屋里非要拿果子给她吃。

“二姐儿,这是什么味啊,可真香。”

香豆刚才在门口就闻到了这味,忍不住看向了灶房。

“是煎豆腐。”

梁堇领着她进了灶房,只见桂姐踩在春凳上,弯着腰,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往嘴里塞,被烫的小脸都扭曲了。

梁堇和刁妈妈还一块没有吃,她恨不得把锅里的煎豆腐全塞进自己的嘴里。

“桂姐儿。”

梁堇板着脸子,上前把桂姐儿从上面拉了下来,实在生气,忍不住当着外人的面,拧了她一把。

桂姐儿到底还是要脸的,跑回了屋里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梁堇才是姐姐,桂姐儿是那个小的。

梁堇把煎豆腐用油纸给香豆包了五块,想了想,又拿出一张油纸包了几块,托她给春桃。

等香豆走后,梁堇来到了西屋,想和桂姐儿讲讲道理。

“不过是吃了你几块豆腐,就这样欺负人……”

桂姐儿皮儿嫩,梁堇给她拧出来个红印子,这也不怪梁堇,这桂姐儿实在是太自私了,欠收拾。

“等我将来当上了小娘,别指望让我提携你,让你拧我。”

梁堇本来还想和她讲道理,听到小娘,提携几个字眼,就忍不住揍她。

桂姐儿口中所谓的提携就是也介绍她去当小娘。

她还怪好的哪……

小娘是那么好当的吗,二房的那个曹小娘刚生下儿子,就被冯氏喊来人牙子卖掉了,也不知道卖到了哪里去。

她们是家生子,一家的卖身契书都在人家手里,人家想打板子就打板子,想发卖就发卖。

碰上心肠毒的,把你卖进那下等窑子里,你想死都死不了。

这个桂姐儿从小就被刁妈妈给教歪了,不想着给人当正头娘子,成天就想当小娘,过富贵日子。

通过给人当妾室,当通房换来的富贵,不是那么好享的。

桂姐儿被梁堇揍的嗷嗷叫,

“我再也不说给人当小娘了,再也不说了,好妹妹,好二姐儿,饶了我吧……”

要说之前桂姐儿哭哭啼啼,那是作的,如今是真的知道疼了。

“我的小祖宗啊,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

刁妈妈见二姐儿把桂姐儿骑在炕上打,上前连忙劝道。

她这个小女儿平时性子怪好,就一件事,但凡是听到桂姐儿说将来要去当小娘,那就变成了疯狗。

追着她打,连她这个娘的话都不听。

“我让你成天想着当小娘,让你好逸懒做,贪图富贵,让你自私,让你尿桶不倒,衣裳不洗……”

“娘……”

“我的儿,打坏了,打坏了,别把你姐姐打坏了,我的祖宗,我的肉啊,你快停手吧。”

刁妈妈急的像那热锅上的蚂蚱,想拉又不敢拉。

不知道为啥,她打心眼里有点怵这个极有主意的小女儿。

她不像桂姐儿,桂姐儿肯听她的话,这个二姐儿,不听她的话不说,还一点都没有随了她的精明。

刁妈妈所谓的“精明”就是,瞅人看不见偷府里的东西,干活的时候,要知道偷懒,还要会告状,会颠倒黑白,还要会欠旁人的钱拖着不还。

弄得府里的下人们,已经没有人愿意借给她这个老赖钱了。

好在梁堇知道后,就逼着刁妈妈还人家的银钱。

每当该发月银的日子,她就盯着她,缠着她,给她讲道理。

在西屋的喧闹下,灶房里炉子上熬小米粥的瓦罐,已经从里面咕嘟咕嘟的冒气了,米香扑鼻。

还有被人遗忘的糍糕,在炉子沿上烤的已经鼓起来了,焦黄的面从中间裂开,并且还冒油了,油顺着炉子壁淌在了地上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