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百微书院>女生耽美>在北宋当陪房> 第 3 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3 章(1 / 1)

“二姐儿,要是三姑娘问起这是啥菜,我怎么说啊?”

这饭不是饭,菜不是菜的,也不是羹。

“你说是腊肉饭就行了,家里没什么可吃的,只有这些东西,委屈三姑娘了。

这饭登不上台面,要是三姑娘想用,就捡着用些。”

梁堇场面话还是要说的。

春桃见她这样会说话,做的饭又这样的好,心里喜欢的很,想着等回去,在三姑娘跟前,给她讨个赏。

梁堇不知道春桃所想,她把桂姐儿带回来的菠菜,洗干净放在罐子里焖好,先盛出来一小碗,在桂姐儿眼巴巴的注视下,递给了春桃。

“姐姐帮着尝尝咸淡,看合不合三姑娘的口味。”

原本就饿着肚子没吃午食的春桃,被梁堇这一体贴的行为,弄的又生出了许多好感。

她连忙接了过来,只见碗里的大米,油光似亮的,梁堇还放了点酱油,北宋是有酱油的。

上面摆着腊肉片,绿油油的菠菜,油浸浸的笋干,光是看着,就让人食欲大开。

春桃还是有点矜持的,用勺子浅浅的挖了一小口塞进嘴里,眼睛忍不住亮了一下,紧接着是第二口,第三口……不知不觉中,半碗米饭下了肚。

看的桂姐儿馋的不行。

“这腊肉饭味道可以。”

岂止可以,吃的春桃都想再来一碗,真是又香又鲜。

那种香,并不腻人,真想不到用几片腊肉,就能做出这样有味道的饭来。

像腊肉这种寻常人家的东西,也就吴府的婆子们会熏来吃。

姑娘们是不吃这样的东西的。

春桃抽出袖子里的巾子,擦了擦嘴。

撇了一眼瓦罐里剩下的,想着三姑娘胃口小,这些定是用不完,到时候剩下的都是她的。

梁堇见春桃想把瓦罐直接拿走,连忙劝住了,

“这瓦罐着实不美观,又烫,姐姐仔细手,不如我盛到盘子里,给姐姐找个食盒拎着?”

春桃想来也是,便拎着刁妈妈家那个连漆皮都掉了,磕碜到不行的食盒回去了。

“好你个奸二姐儿,把腊肉藏起来不给我吃,今个要不是有这事,恐怕你还不拿出来。”

桂姐儿吃的满嘴留香,还没咋吃就没了,这二姐儿的手艺啥时候这么好了?

梁堇深知桂姐儿秉性,年节熏的腊肉,有一半都进了她的肚子。

这一块腊肉本来是她给亲爹梁贵留的,他是个账房,在涿州帮二房冯氏理账,一两个月还不回来一次哪。

“好吃吧……”

梁堇笑眯眯的看着意犹未尽的桂姐儿,她前几年,不敢透露厨艺,主要是没个原由。

这次她在大厨房待了几个月,会做点东西,也能说得过去。

桂姐儿见她这样,立马提防了起来,怕梁堇还要使唤她干活,连忙说累了,要回炕上歇着。

“晚上吃煎豆腐……”

嘁,豆腐有什么好吃的,她又不是没吃过,桂姐儿撇了撇嘴。

“既然你不吃,晚上就不做你的了。”

梁堇的这句话,让准备回炕上窝着的桂姐儿变的有些迟疑,她转了下眼珠,

“煎豆腐,有今天的腊肉饭好吃吗?”

“有,这是我在大厨房偷学来的。

这可不是普通的煎豆腐,是用虾子油来煎,煎的两面焦黄,不用放其他香料,放一点粗盐就行。

最后再切上一颗细葱,只要叶,不要白,切的细细的,炒出葱香,然后就能吃了,吃一口,香的掉舌头。”

梁堇压低了嗓门,娓娓道来,把桂姐儿听得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。

“你说让我干啥。”

桂姐儿最是个贪嘴的,梁堇可谓是打蛇打到了七寸。

给桂姐儿安排好活之后,梁堇就回到大厨房磨起了洋工。

大房柳氏管家后,大厨房的赏钱少了很多,婆子们都聚集在一块打牌喝酒,干活也没有之前积极了,整个大厨房松散的不像样子。

红果扯着梁堇在角落里翻起了花绳,谈论起了大房柳氏的不是来。

她是二房的人,站在二房这边,话里话外都是瞧不上大房的做派,

“……柳娘子整天吊着一张苦瓜脸,身上穿的还没有一个养娘体面。

听大房院子里的小翠说,这柳娘子每天晚上都逼着二姑娘做文章,二姑娘做不出来,柳娘子就拿戒尺抽打二姑娘的小腿。”

梁堇听得忍不住蹙起了眉头,她还是去年在园子里见过这个二姑娘一面。

冯氏出身高,娘家是汴梁那边的京官,吴相公的爹做过县丞,按理说吴相公是攀不上这样好的人家的。

说来也是吴相公有才能,进京考中了进士,被冯氏的爹看中,这才把女儿下嫁给了他。

冯氏嫁给吴相公后,就把吴家的规矩给立了起来,像她这样的小丫头,是不能到处在府里跑的,正好那天三郎君娶妻,府里便放宽了规矩。

还记得那天的二姑娘,在那样喜庆的日子里,和母亲柳氏穿着一身素净的衣裙,格外的扎眼。

这柳氏是个穷秀才的女儿,嫁进吴家的时候,才有八抬嫁妆。

在府里有个出自高门的妯娌,对方的嫁妆用三个大船拉都拉不完,这让她唯恐落了下风,被人瞧不起,便整日端着一副清高的样子。

母女俩一边吃着冯氏的嫁妆,又一边嫌弃有铜臭味。

没想到,这个柳娘子私下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苛刻。

“二姑娘没了爹,亲娘又使不上劲,这以后的婚事还不知道有多艰难。”

这里面有些话,是红果听姑母胡娘子和她娘私下说的,她学舌给梁堇听,她也觉得姑母说的对。

要是大房放下穷酸的做派,多巴结巴结出身高的冯氏,冯氏看在一家子的情面上,帮二姑娘介绍个好人家,比啥都强。

元娘,也就是大姑娘,已经订下了亲事,大房的二姑娘也就比元娘晚出生了几天。

此时三姑娘的院子外,

“听闻三妹妹中午没有用上饭,这是我让婆子专门去外面买来的几样吃食。”

二姑娘吴季兰拎着食盒,这是她背着柳娘子用自己的体己银子买的。

三妹妹和她一样,不受人待见,这让吴季兰生出一点惺惺相惜之感。

这次来,不仅仅是给三妹妹送吃食,还有她想为自己的娘亲解释一番。

她娘刚管家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立了规矩,就要遵守,不能因为三妹妹一个人而坏了规矩。

希望三妹妹能体谅她娘的难处,不要记恨才好。

“劳二姑娘惦记,我家姑娘已经用过饭了。”

看到二姑娘递来的食盒,春桃就想起了中午在大厨房受到的欺辱。

那王管事是大房的人,春桃面上不显,可对她的态度着实冷淡。

吴季兰有些讪讪的把食盒收了回去,她性格本来就敏感自卑,提着食盒的手忍不住攒紧了。

“既然三妹妹用过了,那我就不扰她了。”

走在回去的路上,跟在吴季兰身后的婆子为她鸣不平,

“姑娘就是心好,早知道不去讨这个嫌了。”

“三姑娘是我妹妹,我关心她是应该的。”

吴季兰嘴上这样说,心里却有些被扫了脸面的难堪。

耳边响起了平时柳氏对她的教导。

说她们是大房,要是她爹还在,现在风光的还轮不到她们二房。

府里没有分家,管家的向来都是大房娘子的事,二婶娘欺她大房势弱,越俎代庖多年。

还说,她不能贪恋富贵,去巴结二婶娘她们,折了风骨,让人瞧不起。

要是让她娘知道她来给三妹妹送吃食,还被拒了,恐怕免不了一顿责罚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